新闻中心

知料|从积木玩具到光伏,“中国版乐高”的资本变形记

 

       2021年11月,江西南昌60公里外的小县城安义县,终于有了第一家上市公司。
“沐邦高科”有个响亮的名字,但在搬家前,它还叫“邦宝益智”,最大的收入来自卖类似乐高的儿童玩具。
两个月后,它有了大动作。今年1月10日,沐邦高科发布公告,打算以现金收购总资产4.5亿的硅片生产厂商内蒙古豪安。
消息公布前一周,沐邦高科股价三天中涨了22%,以至于拿到了证监会的质询函。收购意向披露当天,沐邦高科又涨了6%。这家玩具制造商,要开始跻身光伏这一最热门的赛道。
这家业务大转弯的公司背后,有一个根基深厚的南昌家族,一家深谙资本运作的建设龙头和急需高新产业落地的地方政府。
中国乐高搬家
时间回到11月23日前,此时沐邦高科的名字还是邦宝益智,它们主要业务是积木式益智玩具。
邦宝益智老板吴锭辉是60后,已经拿到了香港永居身份。年轻时,他曾经在汕头郊区艺华塑胶工模厂工作。38岁那年,吴锭辉在汕头成立了邦宝益智玩具。
邦宝是家典型的潮汕家族企业。吴锭辉的弟弟吴锭延是公司副董事长,妹妹吴玉娜是董事长助理,另一个妹妹吴玉霞也在公司持股。他们做和乐高类似的积木玩具,自己开发“邦宝”、“叻之宝”系列,还拿了小猪佩奇、史努比IP。
这家传统的玩具公司按照传统的办法挣钱。2015年邦宝益智上市,在招股书中,他们2012-2014年营收在2.49-2.98亿之间,净利润率在19%左右,资产负债率常年在30%以下。
他们上市时机不算好,正遇上2015年股灾后的持续下跌。玩具制造本就不是什么热点,自然引不起投资者多少兴趣,从2017年开始,邦宝的股价长期萎靡,最低的时候跌到6.46元,只有最高点五分之一。
高管们锁定期满后急不可耐地减持,持股最多的吴家兄妹身家不断缩水。2018年时,邦宝益智的扣非净利润已经出现了下跌,疫情开始后,2020年,邦宝益智的归母净利润几乎腰斩,股价在10元左右徘徊。
邦宝益智在此时迎来新的实控人。2021年1月,一个叫廖志远的80后以旗下公司,间接持有邦宝益智8395万股股份,一跃成为大股东。当时的股权转让款高达7.31亿。
廖志远入主后,邦宝益智将逐渐摆脱潮汕公司的色彩。如果层层穿透股权,廖志远公司股权和江西红谷滩城投集团有关,城投集团的控股人是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管委会。这一区域位于南昌西北部,是南昌市寄予众望的城市新区。
图片来自天眼查
10个月后,这家原本在汕头的公司迁址南昌安义县。为了庆贺乔迁,拼搭员工22天内用32万颗积木,在展区搭起南昌标志性建筑缩小版,包括一座高2.7米、宽1.8米的八一南昌起义纪念塔。
安义县常住人口只有25万人,GDP在南昌市县中排名倒数。它们需要一家大型公司入驻,甚至把招商引资当做“生命线工程。”
当发现邦宝益智股东们想要出让股权并迁址后,他们“第一时间组件专班跟进对接”,最终在并购股权时,他们和在红谷滩区的南昌工控一同出资,购买了私募可转债。
此时的邦宝益智财务指标并不优秀。根据2021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,邦宝益智扣非归母净利润下跌了七成,营收跌了22%。
不过,“沐邦高科”正在剥去邦宝益智时代玩具公司的壳,转向炽热的光伏赛道,它的股价也开始事先张扬的上涨。
对创始人吴锭辉来说,这将是个难得的离场时机。他控股的邦领国际作为二股东,计划在今年1月25日到7月22日减持不超过1370.54万股,参考市值达到3.14亿元。
廖志远并不打算立刻抛弃玩具业务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还表示会开发更多“红色”主题玩具。但在沐邦高科迁址前,向光伏的转型已经开始酝酿。
建筑商家族做光伏
为了参与邦宝益智的股权并购,安义县找过多家“资本运作成熟”的企业取经,其中包括一家名为大成国联的公司,它的背后站着在南昌颇有政商资源的廖氏家族。
沐邦高科实控人廖志远的父亲廖耀清,2003年创立了中贤建设集团,是当地龙头建筑商,每年缴税数亿,年经营额近50亿元,承建过南昌西外环服务区、宜春档案馆等等。根据天眼查数据,江西省国资监管委员会是中贤集团大股东,占了40.5%股权。
图片来自中贤建设官方网站
廖志远在中贤体系的建筑工程公司、房地产开发公司做过经理,当过江西抚州市南丰县委办公室职员。2010年开始,一直担任集团公司总裁。
在收购内蒙古豪安前,廖志远已经表示出对光伏的兴趣。2019年12月,创业板上市公司新元科技发布公告,多名股东向一家名为江西国联大成实业的公司转让股权,后者持有了新元科技9.31%股份,成为公司单一第一大股东。
这家公司主业和光伏没什么关系:做工厂里输送配料的设备,也卖橡胶工业废气治理等环保设备。不过,他们建了个团队,做晶硅粉真空提纯装备,解决硅料回收再利用问题。
国联大成正是廖志远控制的公司,由中贤建设指定为股权转让受让方。成为单一大股东后,2020年1月,国联大成向南昌红谷滩的中航信托质押了98%的所持股份,拿到2.5亿现金。
廖志远公司入股时,新元科技经营状况并不理想。根据公司2019年年报,他们当年营收跌了9.3%,扣非后亏了3021万,比2018年减少337%。
疫情开始后,新元科技业绩更糟糕。根据其发布的公告,2020年,他们扣非后亏了3.8亿,2021年有所好转,仍然亏了2-2.5亿。
但它风光的日子近了。2021年9月,新元科技宣布和上饶市产融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2.49亿合同,销售硅废料提纯循环利用自动化生产设备。
当时正好是A股市场光伏概念炙手可热的时刻,游资嗅到“硅料”若隐若现的气息。接力炒作下,新元科技股价在一个月中,从10元涨到30元,以至于深交所发了关注函。
就股价表现看,那份和上饶产融签订的合同引发了游资这轮过山车式炒作。
新元科技9月-11月股价走势,图片来自通达信截图
这家产融公司和廖氏家族有千丝万缕关系。上饶产融最终受益人是上饶市国资监督管理委员会,而法人代表胡琦是江西红谷滩金融控股公司的董事,后者的股东中,有持有廖志远公司股份的红谷滩城投集团,也有国联大成质押新元科技股份的中航信托。
根据天眼查显示,上饶产融还和江西赣川投资、抚州市东临发展开发公司、邦宝新材料合资成立了东临产融投资公司。胡琦同时也是这家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,而廖志远曾经在抚州南丰县任职,邦宝新材料是沐邦高科的全资子公司,赣川投资股权最终会穿透到廖志文。
图片来自天眼查
事实上,2021年上半年,新元科技的硅料循环利用项目没有形成收入。截止11月9日,那份合同还未生效。游资落袋为安后,新元科技股价一个月中腰斩,两个月几乎回到原点。
吞象
一家没有任何积累的建筑公司忽然进入重资产、高护城河的光伏行业,最简单的起步办法就是收购。新元科技只是个开始。
豪安是个基础不错的标的。它们主要做单晶硅片和硅棒,2019年才成立,业绩却比做玩具的沐邦高科好看不少。它们2020年营收只有3.4亿元,到2021年就到了8.2亿元,净利润从2263万元涨到1亿元。而沐邦高科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不过2.91亿元,净利润只有3235万元。
内蒙古豪安的老板张忠安和余菊美显然不是光伏行业的新手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在江西安义县当地已经经营多年。
2009年,安义县推“三回”(资金回流、人才回流、创业回流)项目时,张忠安就回到家乡成立了江西豪安能源科技,主要做单晶硅棒、硅片。他还作为致富带头人,担任了安义县中洲村的党支部书记。
豪安在安义县称得上明星企业,2009年时,它们计划投资5亿在当地建生产线。2010年10月19日,豪安新能源第一期投资1.5亿的项目正式投产时,县委书记、县长和副县长出现在投产仪式现场,县委书记和县长一起按下了设备启动控制器。
根据天眼查显示,除了做光伏,张忠安在安义县开过一家“龙祥”金银珠宝店,名下还有销售光伏产品的“捷锐机电设备”公司。在当地永兴物业公司和安强房地产开发公司,张忠安都占有股份。
和安义县共同出资并购邦宝益智股权的南昌工控集团,和张忠安夫妻早有交集。它是江西南昌市有名的大型国企,大股东是南昌市人民政府。
根据天眼查显示,2019年,张忠安给南昌工控产业担保有限公司、南昌产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、海南工控国鑫国际贸易质押了近8000股。南昌工控产业担保公司股东中,有红谷滩城投集团、安义县国有资产运营公司,最大的股东可以穿透到南昌工业控股集团。而剩下两家公司的大股东,穿透后也指向南昌工控集团。
江西很早就开始重视光伏产业。他们曾经将光伏列为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首,还出过亚洲规模最大的多晶硅生产企业赛维LDK。 南昌工控出现在沐邦高科和豪安身后也不算意外。
正是有豪安在江西打下的基础,内蒙古豪安业绩才能在短期内翻了2倍。当然,比起江西豪安,内蒙古豪安体量尚小,是更合适的收购标的。
能顺利拿下内蒙古豪安将是沐邦高科转轨光伏第一步,从“沐邦高科”的名字也可以看出新掌门人的野心。光伏行业处于一个动荡的节点,从技术发展和大势看,它的确是门好生意,但目前鱼龙混杂。这是个需要耐心的长赛道,最终生存下来的只会是诚实的长期主义者。

 
奇巧玩具有限公司

Advertising agency

技术支持:申博科技

Copyright © 2004-2017 奇巧玩具有限公司 晋ICP备008号-6

地址:​山西 大同

电话:0352-6632233 13390998733

客服热线:

400-000-0000